{}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阅读:693  评论:0  收藏:0 文/     发布于 2020/07/06

文章来源:于见财经 标签: 在线教育少儿教育麦乐创意馆

{}

摘要: 经过了两波疫情的肆虐,少儿教培行业因为学员退费、招生停滞等已经元气大伤,有些企业甚至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所以,遭遇了空前危机的少儿教育培训机构,是否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快速适应环境的变化,甚至华丽转身,快速转型,将是其是否能活过今年的关键因素。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2020年,一场疫情打破了世界的宁静。 学校停学停课的同时,少儿教培市场也首当其冲。虽然目前国内大多数中小学已经开学上课,暑假也将要临近。但是因为疫情还未过去,教培行业似乎还没有明显的复苏迹象。

前段时间,网络上也随处可见关于各地禁止托管,禁止教培机构开展线下课程的通知。这对于已经停业三个月的教培业无疑雪上加霜。虽然到6-7月份,国内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但是北京新发地的疫情依然处于蔓延状态,即使国家限制教培机构开课的政策取消,家长也会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恐慌心有余悸,所以,这次暑假是否是线下教培机构复苏的契机,尚不得而知。

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了两波疫情的肆虐,少儿教培行业因为学员退费、招生停滞等已经元气大伤,有些企业甚至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所以,遭遇了空前危机的少儿教育培训机构,是否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快速适应环境的变化,甚至华丽转身,快速转型,将是其是否能活过今年的关键因素。

与此同时,线上少儿教育的发展如火如荼,与线下教配机构相比,可谓冰火两重天。

看似风光的教培机构,被一场疫情撕下了底裤

年初,疫情来袭后,对传统教培机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面临关停。尤其是严重依赖线下教学场景的教培机构及相关衍生产品,例如体育培训、游学营地等。因为关门停业,让原本每月进账数十万、百万的教培机构,断了现金流。收入来源很成问题,这对于教培机构的影响,无疑是最为致命的。

实际上,也因为这些原因,一些中小学课外辅导、英语培训机构、包括游学项目先后宣布破产。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倒闭的一系列企业中,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本身经营不善,因为疫情这个导火索,加速了其破产清算。另一种是,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因为前期扩张投入太大,加上疫情来临后,原本已经报名缴纳预付学费的家长,大批量申请退费所致。

而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其严重依赖线下,运营成本巨大,加上教培机构普遍存在的先付费,后服务的模式,让这些机构表面看起来账面钱款充足,所以在经营过程中,普遍比较激进。而疫情这种空前灾难的来临,是不可抗力,更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因此,这次疫情对传统的教培机构来了一次大洗劫,加速了同行业一些竞争力不足的企业走向死亡,也将残酷的市场竞争结果暴露无遗。

而据了解,教培机构最大的成本,除了师资资源的成本外,就是需要大面积的建设校区,以及在招生广告、品牌营销等方面大量的投入。如果这类企业在前景并不明确的情况下冒进发展,更可能是教培机构的一场噩梦。

实际上,即使是师资雄厚,口碑俱佳的老牌机构,在这次疫情来袭后,也禁不住用户端的退费,老师、员工雇佣成本的居高不下,也是他们面临生存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教培机构的尴尬境地,可能不只是因为疫情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教育培训机构是一个门槛低,谁都能轻松进入,捞一把的行当。例如,教孩子写作业的暑期培训班,帮高中生补课准备高考的补习班,比比皆是。随便找几个有一定教学能力的老师,在一个小区里就能正常开展。但是这只适合一些企业开始创业,进行模式验证,而一旦上升到一定规模,就会因为其业务模式、服务流程过于繁重,而导致经营成本过高,甚至入不敷出。

以目前资本最为关注的少儿编程为例。于斌注意到,早期的少儿编程培训班,模式让人眼花缭乱。有号称从国内学习过来的哈克尼斯圆桌教学法,主打一对多培训,可以提升教学效率,降低招生及师资运营成本。

也有号称是一对一高质量教学的少儿编程培训班,甚至是线上、线下双师教学模式。还有纯粹和知识付费的模式一样,将少儿编程的课程录制成视频,让孩子在家长的辅导下,自助式、傻瓜式学习。尽管各自的模式各有优劣,但是,至少说明,在一个新型的业务模式跑通之前,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测试验证,甚至精准的成本核算,才能确定适合以何种方式进行规模扩张。

只是,很多从事教培行业的企业,并没有这样的精益创业思维,而是对这个市场过于乐观,一旦有了充足的资金,就会蒙着眼睛一路狂奔。而迅速扩张的结果,带来的就是巨大的潜在风险。而这一切,可能就是导致教培行业在疫情之后,大量出现阵亡的根本原因所在。

也有很多从事该行业的企业家谈到,教育培训行业是一个慢行业,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沉淀。虽然这几年,因为线上教育的爆发,让在线教育培训领域看起来是一个迦南之地,但是也始终逃离不了几个现实问题。

首先,传统教育机构对线上教育的认知不足,在疫情还未来临之前,过度依赖线下。因此,整个行业的发展,也趋于缓慢,除了较为主流的少儿编程、少儿英语等逐步走向线上教育外,还有很多门类的少儿培训项目,依然较为传统,并没有为转型线上做好充足的准备。而一场疫情,反而倒逼这类企业艰难的进行自我革命。而在这场革命的过程中,也难免有流血牺牲。

其次,教育行业信息化技术落后,没有跟上时代。于斌观察发现,无论是体制内教育机构,还是课外培训机构,都与这个时代的发展不完全同步,甚至略显落后。

由于教育行业是一个从生源招生到人才输出的完整链条,服务流程、运营模式等相对复杂,所以变革起来相对缓慢。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对在线教育培训工具的应用,都略显生疏,也间接的阻碍了传统教培机构向线上转型。

这次疫情,连传统的体制内教育,也不得不搬到了线上,就是这种现状的明证。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经过了疫情的“洗礼”,借助这个机会对全民进行了一次线上教育的习惯培养、集中教育,所以也毫无疑问会加速在线教育工作的持续推进。

再次,教育培训行业的模式创新、课程内容亟待创新。虽然相比学生在学校学习的教材课本。培训机构所应用的辅助教材、教具已经足够丰富。但是因为培训机构多如牛毛,难免相互模仿,甚至抄袭,导致这个行业缺少创新。

无论是教学模式上,还是课程内容的研发上,都出现了同质化的现象。因此,这类企业的竞争力,不在于其研发的课程有多好,似乎更在于其品牌营销广告有多响亮。加上资本对于新型培训项目的推波助澜,教培企业对于培训项目的过度宣传。

让这个行业充满了很多虚假的繁荣。因此,在疫情之后,一些耍花架子的教培机构,水落石出濒临破产也是必然的事情。而且,这本身也是一个优胜劣汰、剩者为王的过程。

由此可见,疫情只是教培机构陷入现金流短缺尴尬境地的导火索。而其问题暴露之前,早已潜藏了很多危机。

除此以外,教培机构普遍采用的先付费、后消课的模式,也广受诟病。这次疫情,让很多教培机构陷入退费危机,导致投入的资金无法及时回收,资金链也随之断裂。

这个问题,看似是疫情引起的,其实也是市场端只看培训输出效果的现状所决定的。毕竟,没有任何人会为一个不确定的结果买单,哪怕这对于培养孩子成长这件重要的事情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代价。

后疫情时代:同时具备线上线下能力的企业,才能生存?

众所周知,对于培训行业来说,线下教育机构的运营模式虽然传统,但是却有难以替代的先天优势。例如,通过线下教育,师生可以面对面交流,孩子们一起学习,可以提升教学氛围,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

而且,老师现场监督、指导教学,能够及时解答学生的问题,所以能够让孩子保持较高的学习效率。另外,对于更注重实操技能、体验式教学、动作训练的培训课程,更适合在线下完成,也只有手把手教学,才能确保学习的质量,以及最终技能成长的效果。

因此,对于很多教培机构来说,不只是转型到线上就终结了,甚至在疫情发生后,其转型线上可能只是短暂的无奈选择,而最终的完美经营,可能是同时具备线上、线下经营能力。

当然,在线教育也有其产品、服务轻量级、覆盖的受众面广等多方面的优势。加上知识付费的流行,老师教学课程的录制,也为在校教育培训机构提供了更多变现的可能。

只是,在线教育培训看似遍地黄金,前景诱人,但是传统教培机构由线下转型线上,也是任重道远。所以,这类机构在激进的同时,也需要保持理性。至少需要在经营模式上,需要清晰战略目标,并实现阶段性的成果,从而在向线上转型的过程中,保持业务平稳。

而对于教育培训机构来说,无论是线上、线下模式,都绕不开几个关键因素,例如教学内容体系、师资资源、教学效果反馈。因此,在校教育培训,不只是简单的将上课模式由线下转型到线上,更多的是如何契合教学场景,在保证教学效果、教学效率的同时,确保经营成本更低,服务质量更有竞争力。

近年来,教育培训行业的竞争可谓白热化,资本的争相进驻,让这个巨大的市场也有逼近天花板、增长乏力的态势。

资本的加码与巨头企业的跑马圈地、野蛮生长,让这个行业的泡沫也越积越大,而这次疫情,毫无疑问是让一些泡沫提前破碎了,也让很多置身教育培训的企业认识到,看似风光无限、没有寡头争霸的教育培训市场,也并不是谁都能瓜分市场蛋糕的。在这个多变的时代,似乎只有那些资本充足,模式先进的企业才能江山稳固,真正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资源,玩转教培市场。

除此以外,作为教育培训机构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这类机构的课程研发,也是决定其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方面。而目前的市场现状是,大多数企业将融资的资金、资源用户市场拓展、迅速的扩张放大,而在某种意义上,忽略的课程内容的研发、创新。而其导致的结果是,市面各种培训班,其课程设置与课程内容过于同质化,甚至与体制内教育的课程一样,千篇一律。

所以,对于用户而言,无论是甄别有效果的教育培训机构,还是选择适合自己孩子培训学习的课程,都被动的增加了成本。而本应该以教书育人、培养成才为目标的教育行业,因为其市场竞争的日趋白热化,而到处充满了套路。营销过度的教育培训行业,让孩子家长的选择,不再是看哪家培训机构的培训效果好、价值高,而是看哪家培训结构的广告多、名气大、知名度高。

因此,疫情来袭,增加了传统教培企业互联网化,转型线上的步伐,也让原本分布均匀的教育培训机构,逐步呈现出头部效应。甚至有位于头部的强者越来越强,位于尾部的弱者纷纷倒下的局势。而整体的倾向,则似乎是线上与线下的有机融合,才是这类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大方向。

据wind,德勤研究的相关数据报告显示,虽然中国幼儿园已经达26.7万所,但相关教育培训市场空间依然较大,而且前景也无限广阔。

此外,中国K12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已达5600亿元,每年都保持高速增长,即使是国家规范化管理的政策不断加严的2018年,市场增长率也高达17%。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与此同时,同时布局线上与线下教育的K12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也是你追我赶,不甘人后。纷纷将自家的线上拓展计划、业务投资战略进行了调整。在稳住线下教育培训业务的同时,纷纷加速布局线上版图,实现教育资源双线打通。

例如,疫情之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就曾说道:“之前预计要 3 年时间才能赶上线下的在线教育,如今全面提前”。

而线下教育加速线上化,也将是教育行业的长期趋势。因为疫情,传统的教培行业来了一次大洗牌,线上流量的激增,让在线教育成了资本及用户眼中的香饽饽。

例如,疫情期间,猿辅导开课首日,平台当日共涌入500万用户。而少儿培训巨头跟谁学,在免费捐课期间,短期内即吸引了近1500万注册用户。而新东方在线、好未来、跟谁学、网易有道等在线教育概念股也因此备受资本市场热捧,涨势十分惊人。

少儿教培市场前景展望:头部聚焦,市场下沉

少儿教培市场,除了上文所述的,市场资源逐步向头部企业倾斜外,相关市场也逐步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并且头部企业也有向内线城市扩张,攻城略地的倾向。

据Mob研究院《2019“下沉市场”图鉴》的数据显示,2019年下沉市场的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在6-7亿左右量级,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规模。因此,有业内专业人士预测,在这次疫情,对全国各地中小学生、家长进行了一轮集中教育后,在线教育在未来5-10年,也将出现爆发期,并与移动互联网网民数据趋势保持一致性,在下沉市场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

而在线上教育方面,其数据表现也相当惊人。报告显示,作业类App在下沉市场表现突出,超1亿用户。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体制内教育资源的匮乏,以及超大的想象空间。

少儿教培市场遭遇重创后,离复苏还有多远?

只是,面对下沉市场对教育机构品牌认知的不足,瞄准内地市场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否还有机会,应该如何突破。

于斌认为,熟人介绍的营销模式,低价的营销策略,以及组团消费的社交玩法,将是教培机构扩展下沉市场的利器。在这方面,拼多多就是一个典型的学习对象。

总而言之,少儿教培市场,一直是一个有着刚性需求的巨大市场,也因此让无数创业者趋之若鹜,期望抓住时代红利,分得一本羹。但是,我们不得不清醒认识到的是,即使抛开教育培训的教书育人目的,仅仅从商业的角度,其商业模式不断的适应这个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也是必须的。

而在线教育时代的来临,或许就是教育培训行业革命的一剂良药。2020年国内疫情已基本平息,这剂良药是否会为教培行业助力,让教培行业焕发新的生机?让我们拭目以待。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