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翼装飞行女大学生身亡,极限运动还是极限玩命?

翼装飞行女大学生身亡,极限运动还是极限玩命?

阅读:607  评论:0  收藏:0 文/ 王糈 柳牧宗     发布于 2020/05/19

文章来源:钛媒体 标签: 翼装飞行女大学生极限运动

{}

摘要: 极限运动是一项集冒险、进取精神于一体,体现人类脑力与体力巅峰的终极游乐项目。当然,因较高的死亡率,并不适合广泛地提倡,但其背后所拥有的正向力量值得每一个人去细细品味。

  “天门山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失联”消息一直引发人们的关注。而在昨天(5月18日),噩耗还是传来了,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刘某确认身亡。

  国内关于极限运动的争议一直存在,早在2017年12月,被称为“中国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永宁因体力不支,失手坠楼身亡,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而这个事件再次把极限运动推到了风口浪尖。

  据了解,翼装飞行作为一项极限运动,在空中最高时速可达298公里/小时,这种高速飞行的刺激也吸引了很多挑战者。但这项运动风险极高,容错率极低,究竟值不值得来追求呢?

失踪六天后,翼装飞行女大学生确认身亡

  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上午11点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

  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刘某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据钛媒体了解,该失联翼装飞行员刘某是一名大四的学生,她曾在国外接受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并且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据南都报道,根据相关资质,刘某的持证等级达到C级,实际的能力达到了D级跳伞教练的水平。其好友也透露,“她的翼装飞行水平在国内爱好者中位列前列。”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

  在接到翼装飞行者失踪的消息后,搜寻搜救工作便开始与时间赛跑。但张家界山内云雾大,地形险峻复杂,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这也让搜索工作进展缓慢。

  5月18日,噩耗还是传来了。失联多日的翼装飞行女大学生刘某被发现,不幸的是刘某已确认身亡。

  据官方通报,搜救队伍在搜寻过程中接到当地村民报告,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发现疑似失联者。经过救援团队现场核实,确定为此前失联的女翼装飞行员,已无生命体征。更让人痛心的是,刘某降落伞并未打开。

  刘某的遗体发现地点海拔高度约900米,距离其在空中直升机上起跳的位置直线距离约2000米,相对落差约1600米。

翼装飞行让不少先驱者丧命

  大多数人对翼装飞行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是一项极限运动,风险极高。

  翼装飞行是指跳伞运动员身着翼装,从高楼,高塔,悬崖,大桥,飞机,热气球等目标上跳下,进行无动力飞行并且在规定高度打开降落伞返回地面,翼装飞行属于跳伞运动的一个分支。而根据起跳基点的不同,翼装飞行可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

  除了专业设备外,翼装飞行需要有严格的训练和相关评级。翼装飞行者在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要有2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经历(美国跳伞协会明文规定)。此外,美国的降落伞协会还划分出4个等级,ABCD依次难度增加。

  最早尝试翼装飞行的是法国人Franz Reichelt,1912年2月4日,这位33岁的巴黎裁缝师,做成了类似翼装的最早的降落装备,并从埃菲尔铁塔跳下测试。然而不幸的是,经历了短短两秒钟后,他头部首先撞击地面,当场死亡。

  Franz的意外身亡,并没有阻止后来者对无动力翼装飞行的渴望。

  1930-1961年之间,据统计,75名翼装飞行的先驱者有72人死于翼装飞行。过高的死亡率也让美国跳伞协会禁止跳伞活动中使用飞行翼装。

  直到1987年,德国跳伞运动员Christoph Aarns在对翼装的研究中取得巨大突破,提高了飞行稳定性,美国跳伞协会才取消禁止翼装飞行的禁令。

  随着翼装飞行技术和设备的成熟,翼装飞行也进入了商业化时代。1999年,鸟人翼装公司(Birdman)成立,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翼装制造公司。其设计的Classic翼装是第一款为普通跳伞运动员提供的翼装。

  早前翼装飞行的爱好者都在国外聚集,而国内并没有这项运动,直到美国翼装飞行员杰布·克里斯(Jeb Corliss)的出现。

  2011年9月24日,杰布·克里斯成功挑战人类飞行极限,以220公里/时的飞行速度,穿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然穿山溶洞——张家界天门洞。

  这也是翼装飞行极限运动首次登陆中国,杰布·克里斯也成为第一位将翼装飞行运动带入中国的人。

  2012年,在张家界天门山举办了翼装飞行领域首个全球性顶级赛事——首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选手参加,南非选手Julian Boulle以23秒410的成绩获得冠军。而这项赛事也一直延续下来,成为翼装飞行领域最高赛事之一。

  即使设备和技术不断完善,但仍有死亡事件发生。在2013年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上,匈牙利运动员Viktor Kovats在试飞过程中不幸遇难。2017年1月26日,加拿大人格雷厄姆迪金森在天门山东线,进行翼装飞行训练时意外身亡。

  据极限运动员于音(注:于音是世界第一个翼装飞行珠峰的中国人)介绍,在翼装障碍飞行事故中,主要有大角度转弯的时候出现失误,气流风向的失控,还有就是距离障碍物(比如山体)过近而导致的各种反应不及,以及翼装本身的性能可能会导致的不可控因素。比如开伞,比如自旋等等。

  而在这次事件中,翼装飞行员刘某降落伞并未打开,究竟原因是什么,还要等待调查结果的出来。

如何看待追求极限运动?

  除了翼装飞行运动外,徒手攀岩也是近些年来为人们所熟知的一项极限运动。在《徒手攀岩》电影中,主人公Alex不做任何防护在悬崖上攀登,一阵风、一只鸟、一块下落的碎石都有可能让他失去平衡坠落悬崖,死无葬身之地。

  这项极限运动,是身体跟心理的博弈,也是脑力与现实的角逐,需要精准的计划以及反复的实践,来控制好攀爬的节奏。影片介绍道,Alex集中花了2年时间,来准备攀爬位于美国加州Yosemite National Park(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内的酋长山。在攀爬之前,他把岩壁分段拆解,在最难的一段挂上安全绳走了几个来回,这才多了一份笃定感,最终登顶成功。

  你会发现,其中的关键词是准备、拆解、实践,充满着行动者的理性思维。

  所以说,极限运动还真不是为了追求刺激、激发荷尔蒙分泌,绝大多数的极限玩家都是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并且不断循序渐进突破极限的。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如果没有经过艰苦的训练,绝对不要去玩极限运动,这不仅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更是对身边亲人、朋友们的不负责。

  那么,怎么从心理角度去透视极限玩家们的所思所想呢?

  在很多人眼里,追求极限运动都是在疯狂“作死”,不被人们所完全理解。这也很正常,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然而对于极限玩家来说,极限运动恰恰才是“趋利”的那一面。

  事实上,极限运动员的脑回路与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像登山的人说“我就是为了找回那种超脱而平静的感觉”,极限运动员在背后付出长年累月的孤独训练,挑战完成一个高难度项目之后,通常也会获得巨大的心理成就感,只不过这种感觉是非常持久而强烈的,这或许也是他们痴迷于此的原因所在。

  过去三十年里,全世界极限运动爱好者越来越多,他们试图通过突破一个个极限,以获得别样的人生体验。看过了更好的风景,攀登过更高的山,对人生的感悟相对也远超常人。

  其中,有许多人在极限运动中不幸离世,但并不能因此否定他们的人生价值。以功利性的世俗眼光去评判极限玩家成不成功,不仅傲慢,还相当无知。

  极限运动是一项集冒险、进取精神于一体,体现人类脑力与体力巅峰的终极游乐项目。当然,因较高的死亡率,并不适合广泛地提倡,但其背后所拥有的正向力量值得每一个人去细细品味。

  说到此,不禁想起作家韩寒说过的一句话:”旅行者1号,1977年发射,经历30几年,终于冲出了太阳系,进入了外太空的星际空间。他这样孤独的漂流,只为了去未知的世界看一眼。

  极限运动玩家们,大抵也是如此吧。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