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恒大造车第一年:市场剧变,艰难亏损

恒大造车第一年:市场剧变,艰难亏损

阅读:439  评论:0  收藏:0 文/ 陈邓新     发布于 5天前

文章来源:锌刻度 标签: Gemera恒大造车新能源汽车麦乐创意馆

{}

摘要: 在房住不炒、海外资本市场持续动荡的背景下,恒大国内外融资都将受限,如何维系房地产业务现金流正常流动考验着许家印掌握全局的能力。那么,恒大能否在双线作战的情况下,顶着房地产现金流的压力,持续为新能源汽车计划输血,就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恒大旗下新能源车的产量将达到年产100万辆,并用3到5年成为全世界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许家印曾经的狂想,随着恒大业绩预告的曝光,逐渐走向未知的深渊。

2020年3月22日晚间发布的恒大业绩预告显示,核心净利润预计约为人民币408亿元,较去年下降约48%,净利润预计约为人民币335亿元,较去年下降约50%,而造车业务预计亏损32亿元。

核心业务净利润及净利润双双同比大幅下降,大大出乎机构、投资者的意料,底气十足的恒大竟然会折戟沉沙?于是资本市场用脚投票,截至港股收盘其股价暴跌16.89%,市值一日蒸发了267.45亿元,相当于跌没了一个多点蔚来汽车的市值。

恒大现在的日子确实不太好过:一方面,造车业务持续不断地消耗着现金流;另外一方面,地产业务不仅面临负债与存货双双高企、现金流由正转负等问题,还需要持续为造车业务输血。

双线作战,令恒大骑虎难下。

造车第一年亏了32亿元

曾经,恒大憧憬2020年市值超过万亿港元。

2018年3月27日,许家印在中国香港喊出“新恒大、新起点、新战略、新蓝图”,将恒大的目标定为“到2020年,恒大总资产将达3万亿元,年销售规模8000亿元”,如此即可撑起万亿港元市值。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许家印将希望放在新能源汽车上:“未来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车这个趋势,是一个非常清楚的大方向,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也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于是,恒大开启买买买之路。

许家印的投资预算为三年450亿元,其中2019年投入200亿元,2020年投入150亿元,2021年投入100亿元。

450亿元撬动合计超过2800亿元的投资计划,收购了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日本卡耐、英国Protean、广汇集团等公司的股权,在中国、瑞典等国家布局十大生产基地,同步研发15款新车型。

不惜成本的开局过后,恒大造车投资第一年亏损32亿元,而这个亏损仅仅是个开头,参考竞争对手的状态,恒大造车的亏损之路恐怕还很漫长。

根据招股说明书,蔚来公开业绩数据最早可追溯到2016年,当年亏损额度为25.73亿元,彼时ES8尚未发布,之后亏损额度逐年上升,到了2019年调整后净亏损(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达到109.62亿元,同比扩大22.4%。

多家媒体报道,特斯拉从2003年以来,虽然有少数季度实现了盈利,但已连续16年亏损,累计亏损额度超过50亿美元。

而截至2020年3月23日,恒大市值为1316.04亿,比2018年3月27日的市值还低,进军新能源汽车显然未能为其市值添砖加瓦。

造车走到哪一步了?

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遭遇寒冬,也为恒大造车蒙上一层阴影

2019年,随着补贴退坡、国五排放车型降价销售等多重因素叠加,新能源汽车产销量首次出现下滑。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3%和4.0%,而这个趋势在2020年因为疫情更为凸显,1-2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3840辆和59705辆,同比分别下降63.8%和59.5%。

“预计在第一季度的销量上,疫情造成新能源汽车销量至少40%的下滑,包括在全年的销量上也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公开表示。

此背景下,特斯拉Model 3表现不俗,在2月取得高端轿车排行榜第一名、新能源轿车排行榜第一名的成绩,而同行却普遍出现销售同比暴跌的情况。

这与小鹏汽车总裁顾宏地之前的预期不一样:“如果特斯拉把这个市场份额扩大,在一定程度上带来的影响力,大家都会受益。”

因此,如何应战特斯拉,成为摆在恒大面前一道无法绕过的难题。

恒大的解题思路是展示肌肉,秀出收购汽车产业链后的整合实力。在2020年3月3日的日内瓦车展上,恒大与科尼赛克的合资公司推出新能源超级跑车Gemera,限量生产300辆,起售价高达138万欧元,当天销售了30辆。

Gemera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款恒大造新能源汽车

Gemera,真正意义上第一款“恒大造”新能源汽车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恒大持有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 51%的股权,通过后者与科尼赛克签订协议,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其中NEVS持股65%,科尼赛克持股35%,简而言之恒大掌握了合资公司的控股权。

这一招并不稀奇,特斯拉、蔚来都已经玩过。譬如,蔚来先推出号称全球最快的电动跑车蔚来EP9,售价高达120万美元,但量产车型却是蔚来ES8。

事实上,恒大首款新能源汽车“恒驰1”的量产计划仅剩一年时间,而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剧变、特斯拉高歌猛进、宝马奥迪等也大力进军的整体环境下,不得不说,恒大首款新能源车量产难度颇大。

房地产主业承压

量产只是起点,如何与特斯拉打持久战才是关键。

因为2019年许家印就定好了目标,要在三到五年内,将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成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这意味着恒大要在数年之内持续输血,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提供充沛的动力。

然而此前地产就因正在经受监管层的考验,让融资收紧成为每个房企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虽然恒大赶在融资渠道收紧之前进行了多轮融资,其之后在新能源汽车投资上大手笔不断时,却没能获得新的融资,现金流吃紧在所难免。

更重要的是,在疫情之下,恒大想要继续让地产给新能源车输血的打算,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A股职业投资者李元海告诉锌刻度:“房地产行业有一个痛点,那就是由于自带高杠杆、高周转的属性,需要大举借债、大量储备土地,在顺风局时日进斗金,在逆风局时现金流紧绷,一个处理不好危机就来了,孙宏斌之前创办的顺驰破产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个痛点在特殊时期表现的尤为突出,更引爆了此前恒大存在的现金流隐患。

如此一来,恒大主业必然承受着巨大压力

2019年半年报显示,总负债金额为1.75万亿元,净负债率为152.1%,在行业处于较高水平,偿债压力步步紧逼;

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456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83亿元,由正转负意味着花出去的钱远远超过收进来的钱;

存货中已建好的房子价值高达1303亿元,其他同行少则数十亿元,多则也没有超过500亿元,譬如同体积的碧桂园只有313亿元,这意味着有有大量现房没有卖出去。

此外,彭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29日,恒大美元债1057.77美元,港元债发行金额146.06港元,均位列行业第一。

这也就是为什么,特殊时期恒大是第一个宣布7.5折卖房的,更是第一个推出云卖房的,不促销回笼资金,杠杆游戏就可能玩不下去了。

在房住不炒、海外资本市场持续动荡的背景下,恒大国内外融资都将受限,如何维系房地产业务现金流正常流动考验着许家印掌握全局的能力。

那么,恒大能否在双线作战的情况下,顶着房地产现金流的压力,持续为新能源汽车计划输血,就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