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未来十年展望:新工业革命到来,太空探索正当时

未来十年展望:新工业革命到来,太空探索正当时

阅读:1932  评论:0  收藏:0 文/     发布于 2020/01/08

标签: 新工业革命2020年太空经济麦乐创意馆

{}

摘要: 2020年代有可能是非常好的年代,也可能是非常糟的时代,或者是非常怪异的年代。但毫无疑问,未来十年绝对不会是枯燥无趣的十年。

编者按:随着上一个十年的结束,现在是我们将目光投向下一个十年的时候了。2020年代有无限可能,但肯定不会是枯燥无聊的十年。从自动化革命以及日益危险的AI,到对地球的破解以及生物技术的跃进,Gizmodo 采访了各方权威人士,为我们展望了未来10年预计会取得的最具未来主义的进展。原文作者George Dvorsky,标题是:The Most Futuristic Developments We Can Expect in the Next 10 Years

未来十年展望:新工业革命到来,太空探索正当时

做出预测很容易,但预测对很难。话虽如此,一些正在出现的明的趋势应该能让我们对未来十年的发展做出一些有根据的猜测。

一场新的工业革命

当然,即将到来的自动化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技术失业问题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事情。确实,未来十年会给全球的劳动力市场带来重大颠覆,这是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不断改进的结果。

比方说,根据2018年研究的预测,到2022年,全球将因自动化而失去7500万个工作岗位,但同时也将创造1.33亿个工作岗位,也就是净增加5800万个工作岗位。这种相当大的职业变动会需要进行大量的再培训和其他重大调整。比方说,2020年代可能出现的趋势大概会是半人马型的工作,也就是需要人与人工智能进行协作的工作。

《幽灵舰队》(Ghost Fleet)、《LikeWar》以及即将出版的《Burn-In: A Novel of the Real Robotic Revolution》等书的作者PW Singer说,我们应该减少对机器人暴动的关注,而应该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机器人革命的开始。

Singer解释说:“ 我们正在步入一场工业革命,其意义相当于蒸汽机和工厂的崛起。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浪潮正席卷社会的各个领域,遍布从农场到家庭乃至于战场的每一个地方。其所能够取得的效能提升和实现途径将是人类永远也不可能靠自己做到的。”

值得指出的是,把特定工作交给机器人和AI去做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如果企业主可以省钱的话,哪怕会牵涉到大量工人被取代,他们可能也会考虑去做。

Singer说,人们已经忘记了上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创伤,但是我们已经目睹了工作与角色的颠覆,政治投票的变化,棘手的法律和道德问题,以及新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出现。

Singer说:“但请记住,上一次工业革命还带来了从我们对现代资本主义的观念到各种主义意识形态的一切,然后我们用了接下来的几个世纪来去伪存真。”

2017年3月6日,Volkswagen Group Shaping The Future / Create Innovation大会期间展示的大众汽车“Cedric”无人车。

社会重新适应新常态

每一个动作都会有相应的反应,这意味着在2020年代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们都要寻找新的方法去适应,恢复并充分利用随之而来的社会和技术变革。这会牵涉到对新的工作方式的调整,社会经济动态的改变,以及新颖的生活与活动方式。

路易斯维尔大学的AI研究人员Roman Yampolskiy 说,未来10年人与机器之间的能力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Yampolskiy 说:“ 机器届时将可以自动驾驶,生成引令人着迷的新闻故事,还会把包括基本的秘书工作和投资在内的许多工作完全自动化。与此同时,取得如此巨大进展的一个副作用是,人与机器之间的认知鸿沟也会增加。”这意味着将AI与人类的智能水平会越拉越大,而且是不利于人类的那种差距。

另据McMillan隐私及数据保护组与网络安全组联合主席Lyndsay Wasser的说法,无人车普及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Wasse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许多行业都将受到影响,而且失业将不可避免,一些行业将会受到直接影响(比方说出租车和货运公司),有的则会受到间接影响,比方说汽车保险,加油站以及停车设施。”

她说,自动驾驶汽车的广泛引入还会影响到大众和家庭的出行方式。

Wasser 说:“拥有一辆无人车的成本导致大多数中低收入家庭在不久的将来不大可能购买这种车。不过,放弃所有权后许多消费者可能会转向汽车共享生态体系。尽管无人车有很多可预期的好处,比方说为无法驾驶者改善了安全性和机动性,但这项技术也会带来巨大风险。尤其是,如果恶意黑客或网络恐怖分子控制了车辆的话,就可以把无人车当作武器使用。无人车生成的大量数据也会引发现实的隐私问题。尽管有的评论员和监管机构支持行业自律规范所带来的好处,但我预计部分政府会针对这一变革性的行业出台监管法律。”

类似地,纽约大学鲁丁交通中心副主任Sarah Kaufman认为,202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内将以无人车崛起为特征。

Kaufman表示:“所有的人和事物都会以车队的形式移动。出租车队、UPS的车队、自行车队以及无人机组。城市没有了车辆所有权。取而代之的是,大家将会作为一个更大的智能网络的一部分来规划出现,这个网络会跟踪此人的日程、情绪、身体结构以及旅行需求:然后提供与之匹配的相应车辆。”

比方说, Kaufman预计手机会这么跟你说:“你昨晚吃了太多的比萨饼了:今天你得骑自行车去上班,”或者“既然你要带孩子和她的三个朋友去练冰球,那就开这辆SUV吧。”

她说,所有在路上跑的车都会相互检测,并以一种完美的和谐来移动,以避免发生碰撞和冲突。她说,当然,车辆的移动速度会更慢,“主要是要看用户的需求和安全性”。

2020年代,我们的生活方式也可能发生巨大变化。

Kaufman 说:“二十一世纪的房车会在城市的边缘安营扎寨。随着年轻一代买不起永久性住房,这些房车会成为新的家庭办公室,同时也增加了自由职业者的数量,他们会遍布到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每个家庭都会变成办公室,反之亦然。”

她说,无论是去当下的硅谷,避开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方,还是开往下一个沙漠音乐节,这些2020年代的游民先驱将会“定期迁徙”。Kaufman预测说:“新型的家庭/办公室房车将让游牧生活成为可能,他们的涌进涌出会给城市赋予新生,让城市第一次体验到他们的东西。”

假冒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视频片段图像,上面显示了面部映射的元素。

Deepfake,针对人的黑客入侵等令人恐惧的技术

Yampolskiy 表示:“我们判断某件事情是否由AI产生的假新闻或者深度假视频的能力比乱猜好不到哪里去。这会对我们的民主、社会凝聚力以及隐私、安全和保障问题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由先进的聊天机器人推动的社会工程攻击会激增,它们会用逼真熟悉的声音以及个性化配置对数十亿用户展开攻击。”

相对于入侵计算机网络,Singer预计会看到入侵人的黑客会激增。他说,入侵的手段可以是通过点赞、分享以及直接撒谎来推动想法的病毒式传播。他说, 2016年美国大选被干预说明了这种手段“能行而且很有效”。他说,对于美国等目标国家来说,2020年代将是一次考验,看看他们是否能够“改变自己的做法从而不受影响”。Singer说,这包括“平台公司对自己的有害力量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国家要制定战略,更好地保护其人民免受数字威胁的侵害”,而公民“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掉进同一个坑里面。”

然而,可怕的是,鉴于黑客在2020年代会日益利用更多的AI功能,想办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纽约大学媒体,文化及传播学副教授Finn Brunton 预测,有两项技术近期就将成形。

Brunton 说:“首先,生成大部分为合成或完全合成视频的能力(deepfake就是这方面的早期尝试)会变得更便宜,更快速,再与对现有的图片与视频库的图片分类相结合的话,意味着你可以可以为非常小的受众提供定制、定向的视频,甚至是多多少少是按需式的一次性视频。

他说,这些伪造的东西里面有的会比较粗糙,但很多人仍然会上当受骗。

Brunton说,“机器人和算法驱动的亚文化和共识会加剧这种局面的发展。”那帮家伙不再到Twitter上东搞西搞来操纵公众舆论,而是寄希望于通过说服来 “创造,强化并扩大孤立的一小撮亚文化来推动他们的想法。”他补充说:“这预示着一种新的、陌生的激进邪教(可能还会装备有DIY的无人机炸弹)的出现和扩散,那些跟经验现实既没有也不需要紧密联系的孤立个体当中也许就会冒出这样的人。”

这让我想起自己对2020年代的一个可怕的预测:我们有可能目睹高级政客或别的重要公众人物被人通过远程操纵或自主飞行的无人机暗杀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战争中动用自动杀人机器在2020年代会作为有争议的热点问题出现,就是否应允许此类设备存在而言。

2016年3月13日,韩国首尔,Google DeepMind 挑战赛,韩国职业围棋选手李世石在与Google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 进行了第四场比赛后,跟其他职业围棋选手一起进行复盘。

Yampolskiy表示,人工智能已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在某些情况下,无论是对于公众还是专家而言,都是无法解释和难以理解的。因此,2020年代一个会持续存在的问题,将会是解决黑匣子的问题,也就是在如何以及为何得出结论方面对人工智能系统要有一致的理解。随着未来十年的发展,这一挑战只会变得愈发严峻,这令人恐惧,因为我们最终将无法知道人工智能是怎么做决策的,这可能会导致巨大问题,甚至可能带来大规模的灾难。

至于危险性AI的话题,2020年代出现通用人工智能(AGI)或超级人工智能(ASI)是不大可能的,但我们不能完全忽视掉这种可能性。

所谓AGI,计算机科学家是指具备广泛能力而不是仅具备单项核心能力的人工智慧(比方说,只会下棋或玩扑克的机器人)。换句话说,尽管不尽然相同,但AGI在适应性,灵活性和功能方面跟人类智能相似。相比之下,ASI将比人类水平高出1阶甚至多阶,尤其是在速度、力量、能力及范围方面。AGI我们也许还可以控制,但是如果出现ASI的话我们能不能限制对方仍然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AGI未必会在2020年代出现,但是我们应该作好相应的准备,以防万一。

1999年,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Ray Kurzweil)曾有一个著名的预测,那就是在2045到2050年左右以前都不会出现超智机器——我仍然相信这个预测在可能的范围之内。要想让这个预测在2020年代突然出现,会需要取得相当大的技术飞跃,认知科学家和/或计算机科学家必须突然偶然发现了神奇公式才行,而且这个公式不仅要能生成AGI,还要能生成ASI。

也就是说,AGI的出现将预示着在此后不久ASI的出现,因为则意味着可以轻松进一步对(无论是模拟人脑还是采用一系列复杂算法的)该机器进行修改和改进。重要的是,也许令人恐惧的是,人工智能很可能才是这些更高级的思维机器的设计师而不是人类。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ASI将会诞生。

因此,到2020年代,社会关于强大的AI所带来的危险会凝聚越来越多的意识。这很可能会成为与当今迅速发展的环境运动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斗争相提并论的现象天体星生物学家兼METI(Messaging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总裁(Douglas Vakoch 表示,随着计算机力量的日渐强大,并且在能力和形式上都变得更加人性化,“我们将面临越来越多的威胁,大家会担心我们的高科技产物会超越我们,甚至可能摧毁我们。”

“在考虑未来技术所带来的潜在风险时,不应只分析可能发生的事情,相反存在可能的事情都要去看看,即使可能性很小。”

Jaan Tallinn,计算机程序员,Skype创始成员,存在风险研究中心(Study of Existential Risk)联合创始人,他的看法是未来十年跟过去十年会有“明显不同”。

Tallinn解释说:“我预计2020年代的技术主干要通过一些基础性、有商业价值的技术(比方说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和AI)的逐步改进来定义。话虽如此,在考虑未来技术所带来的潜在风险时,不应只分析可能发生的事情,相反存在可能的事情都要去看看,即使可能性很小。”

Tallinn的2020年代关注清单包括突然取得的导致无法控制的突破,失控的AI,涉及到合成生物的滥用或事故,以及技术小型化为“非国家行为者无差别地造成大规模破坏提供了新途径。”

Yampolskiy 表示:“这十年也许也是我们可以学会控制AI的最后时间了,随着能力的增强,AI将承担起越来越多的管理我们日常生活的责任。”

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副教授,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助理Robin Hanson预测的是不一样的十年,他认为对人工智能的迷恋会经历某种程度的低迷。

“对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兴趣和关注经历过几个大的兴衰周期,自从1930年代的第一个高峰出现以来,而我们现在似乎接近第四个这样的周期的顶峰。因此,关于下一个十年的一个简单的预测是,我们会更加清楚地看到这个周期已经越过了巅峰。大家会开始讨论AI怎么被过度炒作了,而这方面的媒体话题和投资也会减少。AI会议、初创企业以及报名AI学位课程的学生将会减少。”

Hanson预计,新的周期会再次出现,并在2050年左右达到顶峰。

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一场灭火行动结束后,疲惫的消防员在沿着120号高速公路行走。

让我们破解地球

人工智能会在2020年代变得更加恐怖,但气候变化也会如此。令人遗憾的是,到2020年代,从更多的热浪和干旱到海水上升、风暴、洪水及野火,我们会目睹越来越多的相关不安与灾难。

世界各国极有可能继续无法实现自己的气候目标,并且将采用维持现状的环境方针。至于那些具有约束力国际协议和条约方面,我们很可能会开始首次修复环境的笨拙努力,也就是兼具未来主义和风险性的地球工程。拟议的解决方案包括设法提高云层的反射率,建造巨型的空间反射器,海洋肥沃化,引入平流层悬浮颗粒等。但是,地球工程的问题在于,我们有可能会完全搞砸,反而导致气候被进一步破坏。而且,一旦开始,我们将无法停止。公平地说,预计2020年代期间将会就地球工程的前景和拟议计划展开积极讨论。

当然,世界携手行动减少碳排放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就像未来研究所杰出研究员Jamais Cascio 解释的那样,由于所谓的“气候滞后”现象,这种影响不会立竿见影。

Cascio 说:“未来10年我们将要面临的气候问题很复杂,其中之一是滞后问题,或者用术语来说叫减少碳排放与温度变化之间的“迟滞现象”。热惯性,土壤碳以及一系列复杂系统令温度对碳水平的反应缓慢。我们今天减排了,但是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还会看到温度的持续升高。”

他说,这显然是环境问题,但这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他说:“对那些同意做出重大改变,甚至做出牺牲,但似乎没有收到任何有益结果的公民你该怎么说?说‘情况本来可能更糟’很少会奏效,但是告诉他们‘相信我,你的孩子会爱上地球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2014年9月25日的照片,装有转基因埃及伊蚊的集装箱即将释放到巴拿马城。

更好,更强大的生物技术

2020年代生物技术将会继续取得发展。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两代的时间才能看到转基因的“设计婴儿”,但这一领域的重要进展会在未来10年内出现。就目前而言,美国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可以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修饰实验,但细胞必须在几天内摧毁。不要期望这种情况在2020年代会改变,但是2030年代可能会是另一回事。

个体化医疗(或者叫精准医疗)在2020年代应该终于出现了,医护人员将根据特定个体的需求量身定制(基因、环境或者生活方式方面的)治疗方案。这将主要通过遗传分析来完成,而AI的进步会推进这方面的发展。机器学习算法会检测大型数据集当中出现的模式,从而让医疗保健从业者能够设计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法,而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的“一刀切”。

CRISPR基因编辑工具将在未来十年内继续引起轰动并成为头条新闻。

CRISPR-Cas9的共同发明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化学家Jennifer Doudna说,在未来十年内,“我们将看到基于CRISPR的新型个体化药物以及治疗方案的出现,这有可能治疗甚至治愈包括贫血与囊胞性纤维症在内的最棘手的遗传病。”而在农业及相关领域,研究人员将应用CRISPR技术来“种植更具营养、更加健壮的农作物,并利用‘基因驱动技术’来控制诸如疟疾和寨卡病毒等传染病的传播。”

实际上,2020年代有可能见证第一个基因驱动技术的出现,科学家将尝试对蚊子之类的生物体进行基因改造。但是,Doudna 表示,为了“确保负责任地开发这些广泛应用,继续公开讨论这些强大技术如何使用和监管至关重要。”

在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布的这张图片中,宇航员Richard M. Linnehan 在2002年3月4日的一次舱外活动(EVA)期间替换了哈勃太空望远镜(HST)的右舷太阳能电池板,试图升级该系统的某些组件。

对太空以及我们在太空中的位置的新看法

最后,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我们对宇宙甚至地外生命的理解会大大加深。下一代望远镜,比方说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以及欧洲超大型望远镜,将会重新定义我们对银河系的认识。正如Vakoch所解释那样,计算能力的提高将极大地推动SETI(对外星智能的探索)。

他说,“随着我们对宇宙辐射进行筛查,寻找出明显属于人为的无线电信号”,我们很快就能“以更快的速度扫描宇宙,寻找智能生命的迹象” 。他还说:“到本世纪末,人类将完成对附近一百万颗恒星的调查,最终我们将观察到足够多的目标,从而让找到外星人并与之进行联系存在现实的可能性。”他补充说:“发现我们在宇宙中并不孤单的机率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2020年代有可能是非常好的年代,也可能是非常糟的时代,或者是非常怪异的年代。但毫无疑问,未来十年绝对不会是枯燥无趣的十年。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