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2019影视圈“催账”图鉴

2019影视圈“催账”图鉴

阅读:1916  评论:0  收藏:0 文/     发布于 2019/04/12

文章来源:首席娱乐官 标签: 影视行业催账税务麦乐创意馆

{}

摘要: 在影视行业经历了亏损洗牌后,融资困难、项目减产、库存加剧已经成为行业的三座大山,如今洗牌中的影视圈法律纠纷案件也开始不断增加。

2019影视圈“催账”图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8年颇不宁静,在影视行业经历了亏损洗牌后,融资困难、项目减产、库存加剧已经成为行业的三座大山,如今洗牌中的影视圈法律纠纷案件也开始不断增加。

目前法院、仲裁委还未统计透露具体的数字,但《首席娱乐官》采访了多位文化产业相关的律师,他们告诉小官“今年相比于往常,影视行业的法律纠纷案件倍增无疑了。”

“催账”成为影业行业纠纷的首要原因

联合投资纠纷、著作权侵权纠纷、艺人经纪纠纷是过去整个影视行业纠纷比较多的案件类型。

随着2018年大洗牌的到来,资本热钱纷纷撤离,上市影视公司股权质押爆仓、影视公司融资难、贷款利息高、项目投资回报率低、周期长、政府税务严查等让无数影视公司资金链断裂,现金流吃紧,开始出现大规模“拖款”。

“从去年起,影视行业纠纷倍增的主要却变成了多笔款项未能支付。”天驰君泰高级合伙人董媛媛律师告诉小官。

星娱乐法创始人李振武先生在上海市法学会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成立仪式暨2018年娱乐法年会上也曾表示2018、2019两年,主要工作就是催账。

其实影视行业的催账历史可以追溯到2015年。

一部《西游降魔篇》在内地获得了12.48亿的票房,成为全年票房冠军,但星爷将华谊告上法庭,认为华谊还要支付额外的8610万元票房分成。

《三枪拍案惊奇》导演张艺谋起诉新画面影业,因在协定中规定,香港安乐影业有限公司负责投资,新画面影业负责影片在中国境内的一切宣传及发行事宜,张艺谋担任该片导演,影片在中国内地全部发行收入减去被告支出的宣传发行费后三方平均分配,即三方应各自分得估计至少1500万元,但新画面影业取得全部票房收入后却并未向张艺谋支付分成。

而2018、2019年由于影视行业收紧,催账更是达到了一个小高峰,吴秀波在人设崩塌之后,年初也是陷入了分账纠纷。

据相关资料显示,《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最初为当代东方盟将威影视公司和江苏华利各投资50%。但在2016年签署相关补充协议《补充协议二》、《备忘录》和《补充协议三》,华利将45%的投资权益转让给了不二传媒。同时,盟将威将50%的投资收益权转让。最终不二传媒拥有《军师联盟》95%投资份额和收益权。然而,在利益分配面前,华利却表示,上述协议涉嫌造假,转让无效。

去年这种欠款倍增,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小官:“因为整个行业不景气,公司资金链都比较紧张,当钱到自己账上以后,不愿意分给对方,或者当作备用资金,自己使用。很多电视剧的分项款结束但在结算时却未能给到一方,此外还有票房分成款或者一些合同的尾款没有给到。”

“侵权”、“解约”的毒瘤仍根深蒂固

另一方面的著作权侵权纠纷、艺人经纪纠纷也没有消停。

根据湖南云端律师事务所在“Alpha行业雷达&案例库”查询2012-2018年全国范围内所有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案件中统计发现,2012年至2018年6月14日,全国影视娱乐业公开裁判文书总量为11518件, 全国影视娱乐业的前三大三级案由依次是: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其中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多达4,878件,是排名第二的借款合同纠纷的7.2倍。

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所做的一项调查,2013年至2017年,该院受理的涉及影视作品署名问题的702件案件中,侵权类案件697个,占比99%以上,主要是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合同类案件9个,仅占1%,主要为委托合同纠纷和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

从《何以笙箫默》、《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热门IP的诉讼纠纷,到引发热议的琼瑶诉于正案,董颖达起诉张艺谋新电影《影》的署名权纠纷,《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被指抄袭《桃花债》,《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被指抄袭209部小说,侵权案件频频。

2019影视圈“催账”图鉴

去年也有不少侵权案件出现,2018年4月,徐峥导演处女作《人再囧途之泰囧》侵权案两审之后,最高人民法院认定《泰囧》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徐峥及5家出品方光线传媒、真乐道公司等被判向《人在囧途》版权方武汉华旗影视公司赔款500万元。

2018年6月,奥飞娱乐诉三宝动漫玩具等3家公司侵犯专利权,索赔1000万元。更加吃惊的是,剧版《爱情公寓》当年被指抄袭《老友记》、《生活大爆炸》等美剧,2018年8月剧版《爱情公寓》也在新浪微博声讨《爱情公寓》电影版存在侵权,要求电影局及中影停止影片上映。

年初,北京市朝阳人民法院对《夏洛特烦恼》导演状告影评人侵权案宣布一审判决,文白败诉,被判处被告赔偿原告8万元含对方律师及诉讼费并公开道歉。

2019影视圈“催账”图鉴

同时艺人解约纠纷更是屡见不鲜。

去年3月28日蜂鸟起诉邓紫棋不许解约,并且向邓紫棋索赔1.2亿元港币,折合人民币1亿元。由于“邓紫棋”这个名字则是当年与蜂鸟签约时,公司为她取的艺名,因此一度传出如果双方解约“邓紫棋”这个艺名版权或将被公司收回。

艺人解约似乎已经成为行业“惯例”,窦骁、林更新蒋劲夫、唐人、黄子韬、陈楚生等,都曾和老东家“翻脸”。

而随着偶像养成类节目的兴起,新生偶像们与经纪公司因解约闹到法庭的也屡见不鲜,今年2月蔡徐坤与原公司上海依海文化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经纪合约解除。而早在2017年8月30日,蔡徐坤起诉前东家依海影视经纪霸王条款,单方面解约。

纠纷倒逼影视行业体系化规范化

近几年热钱涌入盲目投资,对于大IP和流量的恶性竞争,加上工审查制度的不够规范,合同细节不明确,在缺乏契约精神基础上,一旦潮水褪去,各个链条上合作方就很容易在风险投入、投资收益等方面产生矛盾,出现纠纷。

宁波可行星灿影视基金投资总监林迪欣告诉小官:“其实近两年时间来,资本市场环境低迷,融资规模大幅缩水,近期A股影视板块表现差强人意,这样看来,中国影视行业正在进入一个下行期。其反应的实质是资本热情正在逐渐消退。作为一个影视基金公司,我们在第一线也明显感受到了资本对于影视行业态度的降温,我们近期的投资也愈发的谨慎。目前我国影视产业本身各个环节都仍还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相关的法律法规也还在不断完善之中。从市场行为上来看,资本短期爆发后的撤离造成行业低迷也是必然的结果。但是从长远来看,也是必然会为给行业带来整顿,促使整个影视行业投资从盲目跟风转向理性判断。

“前几年积累下来的项目本来就多,去年大环境变化,导致很多项目做不下去,纠纷自然也就多了。再一个就是从业人员维权意识提高了,以前认倒霉,现在愿意争一争了”。一位业内人士对小官表示。

据了解,要解决这些纠纷案件处理,一般一个案件简易程序是三个月,普通程序是六个月,如果在加上上诉,有的案件会在一年多才能结束。因此董媛媛律师建议:“如果合同签订了,那么就要有契约精神,按照合同履行,做好合同管理。如果签约前认为无法履行合同的内容,那么应该花时间去磋商合同条款,一旦不按合同履行,不遵守契约精神,那就要承担相应的司法成本,败诉进入执行阶段后法定代表人或直接负责人就会被限制高消费。”

北京君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董秀生律师在第三届众乐乐娱乐法论坛就公开表示“从金融这个角度来看,所有行业最不透明的就是影视行业,尽调做起来很难,需要律师对于行业和法律非常熟悉。影视投资在运营过程的募资、制作、审批、宣发、上映和分账几个阶段都会产生不同的风险,在影片制作过程当中,必须有一个好的财富监理把握费用的支出,现在国家越来越强调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有安全员的制度,来把控整个影片拍摄过程当中的风险。例如在影片拍摄过程当中最容易发生事故的是直升机拍摄, 70%左右的事故就是直升机拍摄,直升机坠毁了,这些在制作过程当中有一个财务和安全的风险,需要在尽调的环节规避风险。影视从业者都能去熟悉法律、熟悉金融、熟悉影视,成为这三个领域的专家,如果不想成为这三个领域的专家,就分别找这三个领域的专家成为帮手和合作伙伴。”

在2019年在政策的监管下,同时法院也相应出台了一些参考的司法判例。这一波小纠纷高潮倒逼影视行业体系化规范化发展。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