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提示
您的位置:首页 » 创客 » IP写作 » 小说 » 短篇都市怪谈小说—夜跑碰壁记

短篇都市怪谈小说—夜跑碰壁记

阅读:646  评论:3  收藏:0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修改(BY-NC-ND)发布于 2017/01/23

IP写作 - 小说

{}

短篇都市怪谈小说。

    我围着一个还没人入住的小区夜跑。

    果不其然,还没跑多久,电话就打进来了。

    刘波。大力哥说话总是冷冰冰阴森森的,就剩下两天时间了,你小子别忘了。

    我停住脚步,赶紧说,大力哥,你放心,一分钱不会少。

    好,我等着,二十三万,一分不能少,少一分,剁你一只脚。

    我挂了电话,继续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围着小区逆时针跑着。

    这个小区是在房价大跃进那几年的末尾建的,那时候不管什么地方,只要圈上一块地,挖个坑或者码起砖头来就能卖钱。后来炒房团一撤,老百姓也买不起,好多小区就荒了,围墙里长着半人高的野草,再加上老鼠、蛇和刺猬,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没有人住,马路上也很少有车,路面平整,安安静静,简直是夜跑圣地。不过这地方有点儿偏,所以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每天晚上来这跑步的,大概就是三四个人的样子。

    今天有点雾霾,跑步的人少。只有个短头发的女人顺时针跑步,她也是这里的常客,我俩有点脸熟,但从来没打过招呼。

    跑一圈大概是一公里,我刚跑到第二圈,就看到一辆救护车呜哇呜哇地开过来停在小区门口,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抬着担架从车上下来,往小区里跑去。

    我愣着看了一会,然后继续跑。第三圈跑到小区门口时,发现那辆救护车已经开走了。

    对面不远处那个短发女人也朝这边跑了过来。

    然后我砰地一声就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撞得我眼冒金星,一屁股蹲到地上。

    我捂着被撞出血的脑门爬起来,发现短发女人就坐我对面,也坐在地上看着我,一脑门官司的样子。

    哎,到底怎么回事?我站起来,朝她走过去,然后就又duang的一声撞到什么东西上。

    我疼得伸出手向前摸着,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堵极度透明的厚厚玻璃墙。

    短发女人也站起来,学着我的样子摸着那堵玻璃墙,我看到她表情惊讶地不停说着什么。

    但是,我听不到她的声音。

    嘿!我大声朝她喊,能听到我说话吗?

    她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使劲摇头。

    我灵机一动,于是掏出手机,按下自己手机号码,然后给她看。她很聪明,马上就给我打了过来。

    喂,她声音惊慌,怎么回事?

    不知道,咱俩之间好像有道玻璃墙。你看,我刚才撞的地方,还沾着我脑门上的血。

    我额头也撞了个大包——怎么办?她问我。

    估计撞鬼了,别怕,咱们分头往后走吧。

    我们俩几乎同时转身向后,谁知道刚迈出四五步就又撞到硬邦邦的玻璃上。

    我朝各个方向试了试,然后打电话给她。

    喂,咱俩好像被玻璃墙圈禁起来了。

    她声音有点崩溃,那我们今晚回不去家啦!

    别怕,有困难,找警察,咱报警吧。

    我拨通了110,说自己和一个女人在御花园小区东门被圈在了从天而降的玻璃罩子里,接电话的警察哈哈大笑后严肃地对我说,乱拨110,扰乱警务秩序是违法的。

    我忙着解释,结果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办?她打电话过来问。

    别急,我还有大招,我安慰她。

    我拨通了大力哥的电话。

    大力哥那边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听起来正在搓麻,我猜他肯定一个肩膀夹着手机在跟我说话。

    刘波,你小子速度挺快啊,钱凑齐了?

    我说,大力哥,是这样,我草泥马。

    什么?他楞了一下,你说什么?

    ——草——泥——马。我像新闻联播主持人似的,用普通话清清楚楚咬着字告诉他。

    你踏马活腻歪了是不?想死是不?你在哪儿,老子把你剁成肉酱!

    你来啊,你有种来啊!我挑衅似的,我马上给你微信分享下位置,你到时候不来就是我孙子!

    我挂了电话,然后又拨通了女人的电话。放心,救援一会儿就来了,等着吧。

    黑社会效率就是高,还不到半个小时,十几辆小汽车就张牙舞爪地冲到了这条偏僻的街上。

    你可以啊,女人微信对我说,朋友够多的。

    我回了她一个嘿嘿的表情。

    大力哥老远就看到我杵在马路中间,他挥挥手,几十个身上绣着青龙白虎的小弟拿着刀枪棍棒就朝我冲了过来。

    然后我就看见这些家伙乒乒乓乓地撞在我面前的玻璃上,不过小弟们不屈不饶,对着玻璃一阵刀砍斧劈,结果我眼看着斧子们都卷了刃,但面前的玻璃连道裂纹都没有。

    我在玻璃里哈哈大笑,朝着他们竖中指,吐舌头,飞吻。小弟们已经被气得不行了,但就是干瞪眼没办法。

    我捂着肚子都笑的直不起腰来了。女人一开始也惶恐的不行,后来居然看到小弟们滑稽又无奈的表情,也开始大笑。

    这时候玻璃外边的小弟忽然作鸟兽散,我一看,大力哥不知什么时候端着一挺私造机枪站在我前头。

    他妹的!大力哥真是有种的男人!我吓得一下子趴在地上,女人也跟我一样,急忙跑到玻璃的角落里蜷缩起来。

    然后我就看大力哥扣动扳机,机枪枪口火舌喷射,无数子弹击中我面前的玻璃,弹头撞扁后,又像仙女散花般抛散出去,而那堵玻璃墙,仍旧毫发未伤。

    大力哥打断最后一发子弹后,绝望地把那挺机枪狠狠摔在地上,然后不停地用脚踩着。我闲的无聊数着,他一共踩了八百五十六脚,那挺机关枪彻底被踩了个稀巴烂。

    我都有点同情他了。

    但大力哥不愧是大力哥,我的同情心刚刚萌生,远远就望见一辆解放重型卡车慢慢拐到了这条街上。

    大力哥冲到那辆重卡前,拉开车门,把里面的小弟拽下来推倒在地,然后钻到驾驶室里。他肯定直接就把油门踩到了底部,那辆卡车就像一座大山似的朝我飞了过来。

    我这次没躲,因为卡车的宽度让我根本没地方躲。我坐在地上,就看到卡车头撞到玻璃墙上,像烟花似的绽放开来,那些零件、玻璃、座椅漫天飞着、散着,好久好久才全部落到地上。

    几个小弟手忙脚乱,他们把浑身血污的大力哥从卡车的废墟中刨出来。我在玻璃后面扑通就给他跪下了——大力哥,我只是想激怒你,好把自己弄出来,没想到你舍身救我,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

    大力哥被抬到担架上,我看他哆嗦着手,要过一个手机来,拨通了我的号码。

    刘波,你小子要有种,就别走!老子……老子还会……回来的!

    我泪流满面,大力哥,我特么想走也走不了啊!

    第二天早上,警察终于来了。

    其实他们来了也没有吊用,因为大力哥早就无所不用其极了。

    我和女人背靠背坐在玻璃墙的两头,看着这群人忙着用钻机、用炸药、用炮弹在玻璃外边招呼着最后徒劳无功。

    我们俩对这些已经无感,因为太饿了。

    最后直升机带来了科学家,他们测量了半天后电话通知我,这玻璃密室的高度估计能突破太阳系,所以他们也没办法从上面给我们投食。

    打完这个电话,我的手机就彻底没电了。

    科学家撤走后,玻璃外面人越来越多。

    他们是看客,有的看着我们放声大笑,有的冲我们指指点点,有的眼含热泪,在玻璃前头放着鲜花,有人晚上还来替我们点蜡烛。后来,还来了文艺工作者,他们在玻璃前头给我们表现舞蹈,滑稽剧之类的。

    我回头看看女人,她原来丰腴的腮已经饿瘪了,面容也清癯起来。

    她也看着我,冲我有气无力的笑笑。

    我一狠心咬破自己手指头,对着她在玻璃上写着。

    你现在最想要什么。

    她冲我微笑着,然后也咬破手指,在玻璃上写下了两个字。

    我朝她做个OK的手势,然后扶着玻璃站起来,走到那个正对着我翩翩起舞的女演员面前。

    人群又欢呼起来,他们用期待的眼光注视着我。

    我脱下裤子,屁股对着女舞蹈演员,对着那些看客,用出吃奶的力气拉了一坨大便。

    舞蹈演员花容失色地逃走,被激怒的看客们在外面纷纷开始辱骂,开始用石头碎块砸向玻璃。

    我走回那里,重新背靠着女人坐了下去。我们俩中间的玻璃墙上是她刚才写下的两个血字。

    安宁。

  • 收藏
  • 点赞 6
登录 | 注册  
周颠:
我靠,这个可以入选聊斋了,后续还有不?这玻璃罩子是咋回事儿?     2017/10/12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