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提示
您的位置:首页 » 创客 » IP写作 » 小说 » 短篇悬疑小说—黑夜电话亭

短篇悬疑小说—黑夜电话亭

阅读:705  评论:1  收藏:0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修改(BY-NC-ND)发布于 2017/01/23

IP写作 - 小说

{}

短篇悬疑小说。

    我掐灭烟,看看表,时间已经很晚,都到深夜了。

    我走近那个IC卡电话机,话机的位置很偏僻,在学校花园里的藤架边上,周围长着各种花草树木,丁香花都在开着,香气馥郁,熏得我有点晕晕的。

    我又看了一眼手表,这才拨通了远方女友的手机号码。

    用手机打电话自然更方便,但我还是喜欢把IC卡插到公用电话的卡槽里,拿起更有重量更有质感的话筒,按在金属按键上,然后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美妙待机声。

    ——嘟——嘟——

    喂。她接通电话,声音有点怪异。

    喂。我回应着,你怎么了?今天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

    是啊。她打着呵欠,的确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呢。

    啊,什么事?快点告诉我啊!我着急地跺脚问。

    你这么着急,有用吗?她说。别忘了,你在潼关里,我在东海边,坐高铁还要六七个小时,所有事情都急不来的。

    那你也要告诉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啊。

    好吧,今天下课,我和菡菡不是去网咖打撸啊撸嘛……

    我都急了:不是跟你说晚上别老出门嘛!你们学校前几天不是有俩女大学生去网吧,回来路上被坏人截杀的事儿吗?

    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废话!不是担心你吗?我天天上你们学校贴吧看消息来着!

    哦哦哦,反正我们也没玩很晚嘛。不过菡菡昨天晚上打了通宵,所以她一会儿就熬不住了,趴在键盘上就睡着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她手机和包拿到自己座位上来啦,万一被人顺手牵羊了呢?结果我刚拿过来,眼角余光就看到有个男生紧挨着她坐下。我以为他也是来打游戏的,就没太在意。

    嗯,你一打游戏就忘我来着。

    我打着打着游戏就觉得有点不对,趁喝水的时候就又瞄了一眼,谁知道吓我一跳。

    啊?看到什么了吗?

    是啊,我看到那个男生正俯下身盯着菡菡的脸,贴着特别近,看得特别认真。那个男生可长得太帅了,有点像宋仲基……他那张脸值得一动不动地看上十分钟啊。

    于是你就看了十分钟吗?我有点不高兴了,但语气还装得很平和。

    差不多吧……我知道这么说,你肯定会有点不高兴。反正情况大概就是,我盯着那个男生看了十分钟,那个男生鼻尖碰鼻尖地盯着菡菡看了十分钟。

    他不会是个变态吧?

    要有这么帅的变态也行呀!哈哈。话筒里她的笑声甜得都成蜜糖了。

    好啦,不气你了。她犹自笑着,你是不是快被气哭了?

    我也笑了。差不多,眼泪都在眼眶里头转了。

    别伤心,乖,女人花痴一下是正常的。说正事,反正那个帅出翔的男生看了菡菡很久才抬起头,然后朝我看过来。

    啊?他不会又贴面盯着你吧?

    她还在笑:我还想被他贴面来着呢,可惜啊,人家不禁没盯我十分钟,反正直接对我说……

    我脑子里轰轰直响。

    你肯定心乱如麻了吧?她在话筒里逗趣,其实那个男生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看着我,慢慢抬起一只手,指着菡菡问——她的包和手机,在你那里吧?

    然后呢?我问。自己的心情不知怎么居然莫名其妙地放松了下来。

    女友打了个呵欠。他那眼神实在是太魅惑了,所以……所以我居然六神无主地点点头,把菡菡的手机和包拿出来递给他了!

    我手里的话筒差点掉下去——什么?你真就递给他了?

    她长吁一口气。是啊,就像自己精神被俘虏了似的,完全没法抵抗他的要求啊!反正他拿过手机和包,就站起来转身离开了。我还傻乎乎望着他的背影,直到好久才回过神来。然后我就跑到收银台,说自己朋友的东西被人偷走了,是一个很帅的男生,问网咖服务员认不认识那个男生,有没有登记他的身份证。

    然后怎么样?我此时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好恶,只想知道事情的后续发展。

    服务员说,她的确看到了那个男生走进网吧,不过他好像是来找人的,并没有登记,她还以为男生是我俩的朋友呢。

    所以,菡菡的手机和钱包就都丢了吗?

    一开始是这样的。她不停地打着呵欠,好像很困很困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跟菡菡解释,等她醒过来,我只能说,有个男生顺手牵羊拿了她放在桌上的东西,然后逃之夭夭了。菡菡有点儿生气,不过她也知道我打起游戏来就忘乎所有,也不好埋怨什么。她向我借手机,给家人打电话,说自己东西被偷了,让爸妈帮着挂失银行卡,然后汇过钱来好再买一台新手机……

    我屏声静气地听着她打了个巨大的呵欠,那声音让人觉得困意简直已经爆表了。

    不好意思,快睁不开眼了。她在电话那头嘟哝着,接着说吧,菡菡估计是心情不好,打着打着电话好像就跟父母吵了起来,越吵越厉害,吵的网咖管理员都走过来,礼貌地劝她不要这么大声,非要吵架的话,就出门打电话吵完再回来。菡菡很气愤地瞪了管理员一眼,拿着我的手机就出去了。

    我有点无语。

    她继续接着说。所以我就在网咖里,等菡菡打完电话回来,但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她的踪影。我坐不住了,在收银台结了账,走到网咖门口,但是那里也没有菡菡。我想她大概是生气走远了,这么瞎找她也不是办法,所以还是回寝室等她回来吧。喂,你在听吧?

    在呢。我说。

    嗯。我回到寝室,她还没回来。所以我就躺在床上等啊,等啊。等的不耐烦了,就用寝室电话拨打自己手机号码,谁知道听到了“已关机”的提示音。我心里咯噔一下,菡菡不会出事了吧?正在用寝室的电话拨110准备报警,你就打过电话来了……

    等等!我失声喊了出来,你的手机,是不是现在还在菡菡手里?

    对啊!她回答着,声音充满莫名其妙的意味。

    你们寝室只有两个人,现在菡菡还没回寝室,而你在寝室里,是吗?我接着问。

    嗯啊,怎么啦?她有点不高兴了。

    你正用寝室电话报警,我就打进电话来了,是吗?

    是啊……她开始犹豫了。

    你并没有把手机设置呼叫转移什么的?即使设置了,你寝室里也没其他闲置和可以打通的通讯设备了吧?

    对。她这次回答简单而干脆。

    但我拨通了你的手机号码,你还是接起来,然后,跟我聊了这么久呢……我提醒她。

    是吗?她的声音很是慵懒疲惫,我太困了,眼皮都要抬不起了,今天先聊到这儿吧,明天菡菡要再不回来,那我真得报警啦。

    好吧,晚安。我对她说。

    安。她说完这个字就喀地挂断电话。

    我孤零零地站在IC卡电话机旁,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短促而连续的忙音,久久不愿挂上话筒。

    夜太静了,静的我都能听到丁香花落地的声音。我站在这里,点上一支烟叼在嘴里,靠着电话亭,同样安静又悲伤地哭着。

  • 收藏
  • 点赞 8
登录 | 注册  
周颠:
恐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座机真是恐怖……     2017/10/12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