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提示
您的位置:首页 » 创客 » IP写作 » 小说 » 我愿他爱我如故
浅的浅绿
苏州 | 品牌策划    创意指数 41

我愿他爱我如故

阅读:557  评论:2  收藏:0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修改(BY-NC-ND)发布于 2017/01/06

IP写作 - 小说

{}

世间没有比罗晓更倒霉的人了, 生活的狗血撒了一地, 还酒后乱性睡了手头上的大客户。 事情既然发生了,那总躲得过去吧。 现在大客户竟然住到了她家,开始了与霸道总裁同居的日子。



    【一】作茧

    罗晓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心血来潮想到去看陆离的手机。这一看就出事了。

    陆离手机屏幕上一条条暧昧的短信,一刷下去,连续好几页的内容,她甚至能想象到手机上这个署名只有一个字母“F”的女人说出这些话时娇嗔的语气。结尾那句“你会和她分手吗”直接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呆呆坐在床上,满脑子都是这些字眼,甚至忘了把陆离的手机放回去。

    她不知道这个“F”是谁,即使陆离的回复是“不会”,她也看不见了。她觉得气愤又难过,最伤心的是陆离明明对她这么好,在家的话每天晚上都会抱着她睡觉,却也会与其他女人玩起暧昧这个东西。

    罗晓知道,陆离一直都是优秀的,也会有其他女人亲睐,但她一直信任他,更不会想到原来相恋7年之后有一天自己会发现他和别的女人暧昧,甚至还会发起短信来。一直以来陆离都是不喜欢发短信的,有什么事情直接一个电话,两人在热恋正酣的时候都没有发过这么多短信。

    罗晓拼命压下心底那些酸涩翻涌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把手机放回原处,决定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陆离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罗晓在床边叠衣服,自己的手机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他想起手机里方小凡发的那些短信还没来得及删掉,突然有些心虚。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到罗晓旁边坐下,笑着说“老婆真好,一出差回来就给我收拾衣服。”说完凑上前去想亲罗晓一下。

    罗晓不由自主抬起手挡了一下,说:“我刚做完饭,脸上有油烟。”陆离笑,“我老婆我又不嫌弃。”说这就又想凑上前。罗晓马上放下手里的衣服,站了起来,她看着陆离不明所以的脸,使劲压住自己心底的冷笑声,尽量不露痕迹笑着说:“别闹了,快点出来吃饭,我去把饭菜摆好。”说完就从房间走了出去。

    陆离心底隐隐有些不安,又觉得罗晓的表情正常,他矛盾又心虚,赶紧拿过手机,把与方小凡发的短信都删掉了这才觉得心定下来。

    其实一开始方小凡发短信给他的时候,陆离是没怎么注意的,他与罗晓、方小凡三人是高中同学,以前与方凡接触的也不多。大学毕业之后,陆离和罗晓商量着去海城定居,离双方老家都近,而且工作机会也多。于是两人结束了四年的异地恋,开始了海城同居的日子。方小凡也是这个时候进入他们的生活的。

    方小凡高中毕业之后在省内的一个城市上了大专,学的会计专业,毕业之后就来了海城一家小公司当上了会计,朝九晚五,也还不错。高中的时候,罗晓与方小凡关系还不错,于是来了海城之后,两人经常约着一起吃饭,有时也叫上陆离过来买单。陆离才开始与方小凡熟悉起来。

    罗晓在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告诉自己先别冲动,忍住,等搞清楚这个“F”到底是谁与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找陆离摊牌。两人毕竟7年的感情,怎么能为了一个不知名女人的一些小暧昧就舍弃。她把菜端到客厅,碗筷摆好,盛好汤等陆离过来开饭。

    陆离一进客厅就大呼“好香啊,老婆。赶飞机都没顾上吃饭,饿了一路,终于可以吃饭了。”

    罗晓站起来,说“先喝点汤,我给你盛饭。”

    陆离在饭桌旁坐下,开始喝汤,一边喝汤一边夸罗晓能干。

    罗晓的心冰冷一片,这与往常一样的晚饭情景,在今天的她看来,如此的虚假和让人恶心。

    在女人眼里,爱情与忠诚同时存在,她对你一个人交付了你真心,就不会有心思去理会别个人。而男人,不会懂。

    吃完饭收拾好厨房,罗晓去洗澡,隐隐觉得F手机号码熟悉,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抓不住。她有点后悔,没把这个号码记下来,要是记下来了,就可以让朋友帮忙查查。

    每个女人都有做侦探的潜质,一旦她相信你,就会毫无保留全身心去信任你,而一旦产生怀疑,就会寻找一切蛛丝马迹。

    罗晓正在浴室懊悔的时候,陆离又接到了方小凡的短信,“到家了吗?出差很累吧,早点休息。晚安。”

    陆离看了下浴室的方向,罗晓还在洗澡,他心底是有些愧疚的,觉得与方小凡的暧昧是对不起罗晓的,何况两人私下相交不错。可是作为男人,他同时又有些兴奋,方小凡虽然个子不高,可是说话温柔体贴,是个性独立的罗晓所没有的。他沉浸在这种温柔里,尽管心底也觉得对罗晓歉疚,却还是飞快回了句“晚安”,又删掉短信记录。

    罗晓洗澡出来,坐到床边用干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陆离躺在一旁用平板电脑看新闻,看见她出来放下了平板电脑,拿着吹风机过来。

    罗晓放下自己手里的毛巾,任他去帮忙,她看着前方,眼睛有些酸涩嘴巴还是动了动苦涩就冒了出来:“你很久没给我吹头发了。”

    陆离拨开罗晓的湿发,一层一层用毛巾先吸干水。罗晓的头发比较多,每次吹头发耗时比较长,罗晓自己是不会有耐心一层一层用毛巾吸水再去吹干,她一般都是毛巾擦擦直接用吹风机吹干,陆离很喜欢罗晓的头发,黑亮柔顺,和她倔强的性格一点不像,软软的垂在肩上。他会很有耐心的对待她的头发,像对待很珍惜的宝贝一样。

    罗晓说出那句苦涩的话时,陆离惊了一下,相处这么多年,他从未没听过她用这种语气说过话,突然那些愧疚全部冒了出来。他停下手中动作,扳过她的身子,搂着她问:“怎么了,老婆?”

    罗晓伸手抱住陆离,把头埋进他胸口,低低说了句:“没什么,就是你这次出差太久了。”她多想问他,为什么他在和别人暧昧了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对她一样的温柔,可她突然又有些逃避,她耗尽整个青春爱恋的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变了。她心里难受却又做不到去质问,她有她的骄傲,她还想知道这个F究竟是谁。

    陆离抱着罗晓,轻轻拍着她的背,轻轻吻着她的头发。他想起高中的时候,罗晓羞涩的接过他表白的信,和罗晓的第一次牵手、初吻,还有初夜那晚罗晓疼的掉泪的表情,那么多的幸福快乐的画面历历在目。又想起与方小凡那些暧昧的短信,突然间他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他暗自下决心,要和方小凡说清楚,之间的暧昧也到此为止。

    罗晓渐渐平静下来,她闻着心爱男人身上的味道,百感交集。陆离又开始帮她吹起了头发,修长的手指绕着头发一点点打开、捋顺、吹干。她闭着眼睛,不想睁开。过了一会儿,吹风机声音停下,陆离慢慢靠近她身子,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罗晓知道,他是想要她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陆离,还是一样清俊的面容,内双眼睛,挺直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嘴唇。她又闭上眼睛,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他的舌头急匆匆抵过来,她微微张开嘴,很快两人舌尖纠缠在一起。

    陆离进入的时候动作有些猛,出差接近一个月没有碰她,罗晓有点干涩。一开始他进入的时候罗晓一声低呼,陆离知道是有点重了,又慢了下来。

    这个夜晚和以前一样,又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后面的日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过。

    陆离寻思什么时候找方小凡见面谈一谈,说清楚,结束自己与她的暧昧。方小凡最近的短信也是没有回了,但她依然每天都在发,有时候一个笑话,有时候发一张美食照片配上文字。陆离看着信息,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这天,罗晓打电话来说要加班,于是陆离决定就今天和方小凡说清楚。他发短信给她,晚上7点约在海利大厦的西餐厅见面。方小凡回了个“好”字加一个微笑的表情。陆离又有点于心不忍,但又想到那晚罗晓低低的声音,还是决定斩断这段不该有的暧昧关系。

    晚上6点半,陆离就到了西餐厅,不自觉的他就选择了墙角靠里的位置,先点了一杯咖啡静静坐在那里等着方小凡。

    过了没多久,方小凡就到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踩着十公分左右的高跟款款而来,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她在陆离对面坐下,嗔道:“好多天都没回我短信,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出来。”

    陆离讪讪笑了下,说:“你先点菜,等下一边吃一边聊。”

    方小凡把头发挽到耳后,拿过菜单,“难得你有空请我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叫过服务员点单。

    陆离看着方小凡,五官也不算太漂亮,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胜在个子娇小,笑起来好看,嘴角有个小梨涡,甜美可人。鼻梁上面有几颗雀斑,及时化了淡妆,依然遮不住。他想起罗晓,就是从来不化妆的,胜在好皮肤,一双大眼,素颜秀气。

    他想到罗晓,马上就把自己的目光从方小凡脸上移下来。

    等菜的间隙,陆离开始试探性的开口:“你最近和晓晓有联系吗?”

    方小凡本来笑容满面,愣了下又恢复了原样,“没啊,最近晓晓都在忙着她那个策划,很久没联系我了。”

    “是的,晓晓最近很忙,经常晚上回家还要加班,都到凌晨才睡觉,我都心疼。”陆离说完看了下方小凡颜色,觉得她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方小凡直直看向陆离的眼睛,眼睛闪闪发亮,又露出她的小梨涡,“晓晓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心疼她。可是我更心疼你。”

    陆离没想到方小凡说话这么大胆,他被堵了一下,有些尴尬又有点飘飘然。他移过自己的视线,不敢看他的眼睛。正好服务员端着托盘过来,陆离松了一口气,说“我们先吃吧。”

    方小凡只是笑着看他不说话。

    陆离索性放下刀叉,说:“小凡,你也知道我和罗晓谈恋爱谈了这么多年,也快结婚了。我一直都很爱她,我也离不开她。所以我不能对不起她,以后你还是不要给我发短信了。”

    方小凡依然笑着:“我知道你爱晓晓,但你不能阻止我去爱你。爱情是自由的,我也是自由的。我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不用理会我的。”

    陆离听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没见过一个女人这样子对他表白,甚至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依然不为所动。他突然有点不忍心,的确,喜欢一个人是没错的。陆离沉浸在这种飘飘然的气氛里,忘了来时的目的,也忘了自己的女朋友,更忘了提醒方小凡,她喜欢的是她朋友的男人。

    两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般继续吃饭,方小凡依旧笑颜如花,相谈甚欢。

    罗晓最近忙着明珠公司的周年活动策划方案,她见过明珠公司的负责人明子程之后,已经改了7次,但明子程依然不松口。

    今晚加班修改好方案之后已经接近十点,她把文件打印出来,装好文件夹放进包里,决定明天上午对明子程进行第八次的拜访。想到明子程,她有些咬牙切齿,难为他生得一副好皮相,嘴巴却相当不饶人。

    第一次方案交上去,“罗小姐,请问你真的会做方案吗?”
    第二次,“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第三次,“我觉得罗小姐需要用用脑子。”
    第四次,“罗小姐这次是带了脑子过来,但是sorry,你需要再多用些脑子。”
    第五次,“罗小姐,希望明天能见到满意的方案。”
    第七次,“罗小姐,你用你的方案很好的考验了我的耐性。”

    罗晓看着他一副高傲的嘴脸,恨不得将方案甩到他脸上,傲娇的说句“老娘不伺候了”高昂着头走人。但是经历了这几年社会的磨练,和形形色色的客户打过交道,她深知道她的奖金全都来源于这些人,客户就是所谓的衣食父母。她只能收回方案,带着歉意的微笑:“打扰到您了,明总,我会回去修改,直到您满意为止。”

    罗晓看了看手机,没有陆离的来电,这有些不太寻常。她翻到陆离电话,拨过去。

    “晓晓,什么事?下班了?”

    陆离不在家里,罗晓听到电话那头舒缓的钢琴声。女人的感觉敏锐,他很少叫她晓晓的,一般都是叫老婆,无论在外还是在家里。罗晓又想起那些短信,那个叫F的女人。

    “你在外面吗?”

    “有个朋友突然约吃饭,我在海利大厦这边。等下就回去,你开车注意安全。”

    若是以前罗晓听到这里会说一句“好”就会挂电话,今天她做不到,她问:“你哪个朋友?我认识吗?”

    “你不认识的,我大学隔壁宿舍的同学。你先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罗晓心里冷笑一声,陆离的大学同学接触的也就几个,她都认识,如今毕业好几年了,就有了一个她不认识的。她挂掉电话,很想马上冲到海利大厦去看看,这个她不认识的大学同学究竟是谁。

    最近工作忙得昏天暗地,改方案改的焦头烂额,陆离一直都表现正常,她也就忘了那个F。她无法不去怀疑今晚的陆离,一句“晓晓”,一个她不认识的大学同学,怎么让她不去怀疑!

    陆离接完电话回到座位上,尽管西餐厅冷气十足,他额头上还是冒出了汗。本来这顿饭是来和方小凡说清楚的,最后一聊起来就忘记了时间,两人还点了红酒,气氛微醺,他看着对面面若桃花的方小凡,嘴角一直晃动的小梨涡,瞬间就忘了自己在哪。这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他才发现,时间已经很晚了。

    方小凡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直勾勾的,陆离觉得有些热,站了起来,说:“我去接个电话。”

    罗晓问到哪个朋友的时候,他就随便回了句大学隔壁宿舍的同学,挂完电话想起来自己的大学同学罗晓没有不认识的。

    撒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谎言是个填不满的洞。陆离深知这个道理,可面对方小凡的柔情攻击,他还是沦陷了。他甚至忘了,自己的谎言那头牵扯的这个女人是陪他走过青春到成熟最重要的7年时光。


    罗晓回到家刚把包放下,就听到门口陆离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门口。

    陆离推开门,放下钥匙换过鞋,坐到罗晓旁边。

    “怎么了?你这是什么表情?方案还没想好?”

    他一脸关心的表情,罗晓怔怔地看着他,那句怀疑质问的话堵在嗓子眼,出不来。这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憋足的谎言,她不戳破,他也不解释,若无其事粉饰太平。

    她突然觉得累,什么话也不想说了,明天还要去见明子程,她的工作还在关键的时候不能掉以轻心。她看了陆离一眼,没说话,径直去房间拿睡衣去洗澡。

    陆离呆坐在沙发上,罗晓的那一眼看得他心惊肉跳,他觉得罗晓是发现了什么,又觉得她什么都没发现。他觉得自己今晚的谎言漏洞太大,又觉得罗晓的性格不会对他产生怀疑。他又开始懊悔,对方小凡,明明两人什么都还没有,只是暧昧,但为什么就是断不了呢。

    感情里面,无论男人女人,都存在着第六感,你若心无旁骛,对方便会一心一意;你若开了小差,对方总能感觉到你的不专心。千万别想着那一丢丢隐藏的可能性,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




    第二天到达明珠公司的时候,罗晓有想骂娘的冲动。本来约好的下午两点看方案,明子程的秘书9点钟打来电话直接改到上午十点钟。接到通知电话的时候罗晓还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胡思乱想了一夜,到凌晨才睡着。


    陆离依然和往常一样搂着她睡觉,她拿开他的手,在一起这么多年第一次背对着他睡觉。一旦心底有了怀疑,她没办法做到像他般这样若无其事。像一根刺,总是会时不时提醒着你,让你全身戒备。


    接完电话,罗晓就开始了风一样的洗漱,熬夜的下场就是深深的黑眼圈,她抹了水和乳液,黑眼圈依然明显,于是她架上了黑框眼镜,勉强遮住了一点。


    飞车到达明珠公司,原本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她硬是开成了40分钟,却还是迟到了十分钟。她拿着方案利用在电梯里的时间思考了下,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迟到这件事。她想到明子程那张冷冰冰生硬的脸,只觉得这次方案希望可能不大了。
    还没走进明子程办公室的时候,门口的秘书对她摇了摇头,罗晓知道这是明子程心情不好的意思,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


    “明总,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明子程只是抬头扫了她一眼,罗晓看不明白这一眼里面的意思。她只能迎面而上把方案递过去。
    “明总,这是修改之后的方案,您先看一下。”
    明子程没有伸手接,罗晓只好自己走近他,把方案放到他桌上。
    “罗小姐,你觉得我还需要看你的方案吗?”


    明子程冷哼一声,声音一如既往的让罗晓想揍他。但她自知理亏,只好还是扯着笑,“明总,今天我迟到是不应该,在这里我和您说对不起,希望得到您的原谅。但方案的话您可以先看下,如果还是不满意的话,我会带着我的方案走出去。至于我们公司那边,我会说清楚,到时给您换人还是您自己选人都可以。”罗晓站在那里,看着明子程,不敢露怯。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之后,她的后背冷汗直冒。


    打交道这么多次以来,明子程还没真正正眼瞧过罗晓。他有点脸盲症,尤其是对女人。罗晓似乎和其他女人有点不一样,打交道这么多次,除了公司正常的会面之外,她从未私下联系过他一次。尽管他的号码很少人知道,但总有女人想尽办法贴上来。


    他看着她,之前几次的唯唯诺诺都没有了,今天一段话说完站的笔直,不卑不亢,带了眼镜依然遮不住的黑眼圈。盯着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有一种不一样的光芒,紧抿着的嘴角还是泄露出了她的紧张。


    明子程没说话,只是翻开眼前的文件夹,看起了方案。


    罗晓松了一口气,僵直的身体稍微放松了点。这不太像明子程的风格,可现在的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辛辛苦苦改了八次的方案,成败就在今天了。


    等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罗晓就一直站在那里,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终于等到明子程合上文件,她探究的眼神看向他。
    明子程突然站了起来,平时板着的脸难得露出笑容,向罗晓伸出手说:“恭喜你,罗小姐,接下来你和你的同事们可能要辛苦很长一段时间。”


    罗晓觉得有点不真实,却还是下意识性的伸出手,礼貌性的交握。


    “多谢明总,我们一定会尽我们最大努力做好。”


    罗晓回到公司,刚一进办公室门,整个策划部门的人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祝贺声不断。总监陈嘉不过三十三岁,平时总板着的脸今天也柔和了起来,他走到罗晓旁边,伸出了手,“祝贺你,罗经理,拿下了明珠公司。”罗晓伸手回握,“谢谢陈总监。”她转头对着部门的同事说道,“接下来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了,可要陪我一起加班了啊。为了让大家接下来更好的加班,今天晚上聚餐我请客。”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声,看着热闹的办公室,罗晓这么多天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聚餐罗经理请客,聚餐后的活动我来请,地方随便选。”陈嘉随后也补上一句。听到陈嘉的话,罗晓也跟在欢呼声后面起哄起来。


    下班过后,整个部门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往聚餐饭店走去。聚餐的饭店叫龙凤庄,就在公司隔一条街的马路,罗晓提前定好了包厢,让手下同事直接过去,她晚点和陈嘉一起过去。等陈嘉的时候,她给陆离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她打开短信编辑页面,正准备发短信,陈嘉出来了,她收起了手机。


    “罗经理,不好意思,让你时间等久了。”陈嘉走到罗晓面前。


    “我也刚收拾好。他们那边说已经到了,我让他们先点菜了。我们这时候过去正好吃上,时间刚刚好。”罗晓笑了一下,随陈嘉一起往外走去。


    陆离开完会出来,发现手机有2个未接电话,一个是罗晓,一个是方小凡。鬼使神差的他先点了方小凡的名字,电话很快拨通,刚一接通,方小凡轻快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阿离,你今天下班有没有空?同事送我两张龙凤庄的自助晚餐券,你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吃吧。”


    陆离觉得有点为难,没有回答。方小凡声音很快变得低落,“要是你没空的话就算了,我可以一个人过去。”


    陆离不觉有点心疼,他想到罗晓最近加班都昏天暗地,今晚估计也不例外,于是就满口答应了下来。方小凡在那头兴奋尖叫了一声,“阿离你对我真的太好了,太爱你了。送你一个吻,mua~”陆离似乎感受到了方小凡对他满满的爱意,心情也变得好起来,都忘了回罗晓的电话。



    陆离到龙凤庄的时候,有点后悔,这里离罗晓公司太近了,当时打电话的时候根本忘了这点。等他到饭店门口的时候,方小凡站在门口对他微笑,这时心底的悔意就变成了侥幸。

    陆离心想,也许没这么凑巧遇到,罗晓公司毕竟还隔了一条街。他扬起笑容朝着方小凡走去。

    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凑巧,罗晓刚和陈嘉走到饭店拐角,她看到了陆离,感到很奇怪,正打算上前去问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挽上了陆离的胳膊,两人说笑着走了进去。她停住了脚步,愣在了原地,她没来得及去看这只手的主人,却看到了陆离的表情,脸上带着宠溺与享受。她如遭雷击。

    陈嘉也看到了陆离,和罗晓共事这几年来,也见过陆离来接送罗晓很多次。看到这一幕,他其实是尴尬的,他不由担心地看向罗晓,罗晓一脸惨白,呆呆地站在原地,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罗晓,你还好吧?”那一刻,陈嘉忘了去叫罗晓罗经理,他知道工作上一直雷厉风行的罗经理,在这一刻遭受到了无比大的打击。

    罗晓此刻脑子一片浆糊,她想起那些手机短信,想起那个“F”的备注,还有刚才陆离的表情。所有的事情都脱了轨,在这一刻,她甚至鸵鸟的想,为什么那晚自己要伸手去看陆离的手机,也许这一刻,她不会面临这样的愤怒与难堪。她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血液上涌,她想冲进去,扯开陆离与那个女人挽住的胳膊,想对陆离声嘶力竭得大吼,想给那个女人泼一脸的水。

    她开始往前迈了一步,正失去理智的时候,陈嘉拉住了她。

    “罗晓,你先冷静一点。”陈嘉拉住罗晓的胳膊。“你先不要冲动,事情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罗晓听到陈嘉的声音,她惶然看向他,那是她的上司,平时总是一丝不苟,板着一张脸,五官冷硬,在这一刻,她看到他的眼睛里,全是对她的同情与担心。她瞬间全身冰冷了下来。在前一刻,她还心情飘然,拿下了明珠公司的方案,庆祝的欢呼还在耳边。而现在,她像一个可怜的感情loser。

    她开始深呼吸,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

    “不好意思,陈总监,你先进去吧。我现在有点私人事情,先处理一下,很快就上去找你们。”

    陈嘉松开她的胳膊,看着罗晓努力平静的表情,知道她不愿让他看到她的难堪,只好点了点头离开。


    【二】自缚

    罗晓走过一排排隔间,透过隔间的缝隙一排排扫过去,她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可紧握的右手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当走到里间的隔间,她停住,透过这一排交错的空隙,她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到了方小凡,她高中就认识的密友,坐在陆离对面,言笑晏晏,两人欢声笑语,气氛融洽。不知道陆离说了一句什么,方小凡突然探过身去亲了陆离一下,陆离似乎也没想到,表情愣住了一下,很快又笑起来。罗晓如掉进了冰窟窿里,她退后几步抵住了墙壁试图稳住自己发抖的身体,用指甲狠狠的掐自己的掌心,怎么会是方小凡呢?那个“F”怎么还是方小凡呢?她甚至她怀疑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会是方小凡呢?

    陈嘉在包厢里也坐立难安,大家一直等不到罗晓,气氛开始有点尴尬,开始有人窃窃私语,不知道什么情况。看到这样,陈嘉索性让大家先不等罗晓了,先吃饭。他想起罗晓惨白的脸,惶然的眼睛,他越来越不放心,安抚好手下同事,出去寻罗晓。

    下楼的时候,陈嘉看到了罗晓。她在餐厅的角落里,靠着墙。他朝她走过去,刚想叫她,罗晓看到了他,那眼神让他的声音堵在了喉咙。她不让他叫她。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罗晓,面色惨白,双眼通红,她似乎在拼命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陈嘉朝罗晓走过去,轻轻扶住了她,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隔间,心里已然清楚。


    罗晓回到了住的地方,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好像是陈嘉送了她。这个一直被她称作为家的地方,现在看起来也是温馨的可笑。她去卫生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女人看起来落魄不堪,这是她却又不是她,她怎么会这样呢?她尖叫一声,然后把洗手台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她蹲下身来,终于哭出声音。


    陆离今晚的心情不错,灯光下的方小凡娇艳动人,他们热烈的聊着日常话题,平时无趣的话题,从对面娇笑的方小安嘴里说出来,似乎都变得有趣起来。他们说说笑笑,气氛渐渐热烈起来。方小凡小脸娇艳,粉色的唇瓣一开一合,陆离很快看花了眼。包间是隔出来的隔间,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却有很好的私密性。灯光从上面打下来,暧昧的暖黄色,他突然有点愣神。

    这是,方小凡突然微微站起来探过身来,陆离眼前就是方小凡的脸,他觉得有点意乱情迷,就那么一秒间,方小凡亲了过来。只是触碰了一下,很快两人嘴唇分开,方小凡又坐下。陆离愣了一下,之后笑起来,“你突袭我。”

    方小凡眨了眨眼,“怎么,我觉得你刚才很帅吻你一下不行吗?”

    陆离接着笑,“吻人可不是这样吻的。”

    “那是怎样的?我可没你经验丰富啊。”方小凡接过陆离的暧昧,揶揄道。

    一句话经验丰富让陆离突然想起了罗晓,两人谈了7年多的恋爱,从一开始热恋时期两人接吻是很热烈的,到后来同居在一起了之后,接吻也开始少了,偶尔上床也是草草应付亲几下就直奔主题。他现在陶醉在第三个人的暧昧中,根本不觉得内疚,只觉得刺激与荡漾。

    吃完饭出来的时候,陆离送方小凡回家。到了方小凡家楼下,方小凡下车,转过身俯头对着车子里面的陆离说,“时间还早,要不要上去看看喝杯茶?”

    陆离是成年人,知道方小凡的意思,即使心情激荡也压制下了,“改天吧,今天还是有点晚了。”

    方小凡收到拒绝并没有生气,只是退开了一步微笑着摆手再见。陆离升起车窗,开出了方小凡家小区。







    原创连载小说,微信公众号“好姑娘走四方”(搜索qiandeqianlv)同时连载,欢迎关注。





  • 收藏
  • 点赞 4
登录 | 注册  
周颠:
陆离这名字是咋起的?跟光怪有关系吗?     2017/10/12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